一色色色

不幸に見舞われた後にそれを覆すほどの幸運が舞い降りる
旅团深沉粉。担坦子
DN.MN/月L;进击.团兵
;弹丸.神(日)狛
私人非产出号。

一个人走在无数人之中,走在哭声笑声里,却仍然无牵无挂,这显然是人间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海狸留言。

海狸in萨特戏谑bot:

我常被幸福所囚禁,直到战争把我所生活的街巷变成无人街,我才知道自己站在一地烟灰之中,而不是悬浮在真空里。

爬到山巅后才发现下山的路都断了。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不做决定是最差的决定,这就是为什么棋盘上存在超时判负的规矩。

祝我生日快乐,夏天真的要结束啦。

我想了想,伤心是什么呢。

就像人会思考会呼吸,时间过了觉得饿,光线变化就睁开眼睛。当前述事项都不想做,那微妙地感情或许就能称之为伤心了。

实习准备中,准备比实习本身更麻烦……。

推第四个。

悖悖论:

有钱人:钱不重要!

好看的人:外表不重要!

“精一杯生きている。”——竭尽全力地活着。

出处:那个夏天趋于饱和。/あの夏が飽和する。 (AlSiP)

是自我。

……虽然想这么回答,但肉体和不理解地加总或许能解这道无限解的谜题。肉体让人意识到自身与他者的区别。不理解他者的肉体与内部而明瞭个体差异。换言之,读心术的持有者模糊了个体界线;再言之,接受资料的能力抹除了个体。

而个体的消失也就是恒静地肉体的死。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让个人成为个体的,是什么呢?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文字可以读出声来——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翻开一本小说,不仅人物对话可以被朗读,环境、动作、心理描写也都可以朗读。音声朗练的文字,提供了与音乐不完全相同的魅力。这也许是小说可以比电影更生动的唯一切入点。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我:如果有一个按钮出现在你眼前,只要你一按,就可以没有痛苦地死去,并且也不会有死后的世界,那么你会按吗?
加缪君:我不想按,因为我还想和你更多地讨论这个话题。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悬铃木是树。鸢尾花是花。白兔是兽。云雀是鸟。巴黎是我生活的地方。死亡不可避免。

♪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天赋也好努力也罢,没有必要区分这些。该做的事情有做到,这就足够了。

忌妒使我面目全非——。

©一色色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