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色色死于笔记本

不幸に見舞われた後にそれを覆すほどの幸運が舞い降りる
旅团深沉粉。担坦子
DN.MN/月L;进击.团兵
;弹丸.神(日)狛
私人非产出号。

我总是陷入某种难以名状的怪圈——即使厌恶语句中无数重复的我,也无法摆脱它。而这个我就好比任何对话中的你或他或谁,我究竟在对着谁说话?

那是空气中出现无数次的单音节……。


评论
©一色色色死于笔记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