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色色

不幸に見舞われた後にそれを覆すほどの幸運が舞い降りる
旅团深沉粉。担坦子
DN.MN/月L;进击.团兵
弹丸.神(日)狛,不逆不拆
私人非产出号。

一个人走在无数人之中,走在哭声笑声里,却仍然无牵无挂,这显然是人间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姑且算是笔记一之一

“写了超现实主义宣言的达达派诗人安德烈 · 布鲁顿说,无论是谁在他的一生中至少都会有过一次陷到想否定外界的一切的一种情境。这时候,人会感悟到似乎没有比此更具决定性的刹那了,可是大部分的人过不久还是又回到原来的普遍性。只有那些因难忍的苦恼而持续拥有这种透明刹那的人才能够得上称为真正的诗人。

“对达达主义者而言,只有从大家所属的人的类型逃脱出来,才是唯一值得做的事。”——《存在主义》松浪信三郎(梁祥美  译)

这是民国七十一年的书了,语法难免和现今有所不同。

评论
热度(2)
©一色色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