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色色

不幸に見舞われた後にそれを覆すほどの幸運が舞い降りる
旅团深沉粉。担坦子
DN.MN/月L;进击.团兵
弹丸.神(日)狛,不逆不拆
私人非产出号。

一个人走在无数人之中,走在哭声笑声里,却仍然无牵无挂,这显然是人间
——让 - 保尔 . 萨特 戏谑bot

姑且算是笔记一之二

“存在者全部都是毫无理由地出生,脆弱地生存,然后因为某种遭遇而死亡。”——沙特。

“当我想到我一生的短短期间,就要消失于过去未来相接的永恒之中,我所占据的这个小小空间,将沉没于不知我也不为我知的无限空间时,我对自己之在此处,而不在彼处,深感惊恐;为了什么缘故使得我不在彼处而在此处,什么缘故使得我不在彼时而在此时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是谁把我放在这个地方?是凭谁的命令、谁的指示,我被分派于此时此地?”——巴斯噶。

“人是如此的一种‘存在’:即一方面各自意识自己的生存,一方面以独自的方法决定自己的生存。在这层意义上,‘存在’指的往往就是我本身。没有谁能代替我来决定事情,没有谁能代替我死;存在主义强烈反抗人的交换可能性和人的他有化,理由在此。基督为全人类替罪,换言之,为‘我本身’替罪;这乃是基督教的核心,离开这个教义,基督教便不成立。但从存在主义的立场看,我的罪只能自己去承担,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同样的,即使我无缘无故地被抛在这个不安与绝望的时代,这个丧失了‘人’的时代,我还是非要将这个时代,这个状况作为我自己的东西而活着不可。”

——《存在主义》松浪信三郎

评论
热度(3)
©一色色色 | Powered by LOFTER